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风鬼传说 第692章 追逐

发布时间:2020-01-16 21:20:41

风鬼传说 第692章 追逐

第692章追逐

“通天门弟子,蔡英!”“通天门弟子,黄杰!”两名暗系修灵者同时说道。

上官秀点点头,再无多一句的废话,拉起唐凌的手,说道:“走!”他拉着唐凌,顺着屋旁的小胡同跑了进去,没走多远,果然在转角处看到一匹无人的战马。

他先是把唐凌抱到马背上,他自己紧跟着跳了上去,坐在唐凌的身后,牵起缰绳,双脚一磕马镫子,喝道:“架!”

战马咴咴的嘶吼一声,驮着上官秀和唐凌,向小胡同的深处跑去。穿过这条小胡同,是一条街道,见这条街道上无人,上官秀催马沿着街道,向村镇外奔去。

上官秀和唐凌要跑,贝萨军又哪肯放他二人离开?上官秀和唐凌这两个人,都是风国的核心人物,无论抓到哪一个,对于贝萨来说,在与风国的国战中都能处于不败之地。

若是能把他两个人都抓住,贝萨都有反攻风国本土,直取风国都城上京的可能性。

大批的贝萨军随后追杀,那两名留下来殿后的暗系修灵者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死战到底的决心。

当明知必死的时候,心里反而没什么好怕的了,他二人双双大笑一声,提刀迎向人山人海般的贝萨军。

只两个人,但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敌军纵然千百万,我一人愿往矣’的那种气魄,令人心折。

两个人,当然挡不住成千上万的贝萨军,只眨眼工夫,他二人的身影便淹没在贝萨军的人海当中。人群里,只偶尔能传出打斗之声,但很快,一切又都陷入了平静。

且说上官秀和唐凌,他俩骑着马,跑出小村镇不久,后面的贝萨军也追了出来。过千之众的贝萨骑兵,一边扬着马鞭,一边向前催马狂追,‘抓唐凌’、‘抓上官秀’的喊喝声,不绝于耳。

唐凌听不懂贝萨语,也不知道贝萨骑兵在疯狂的喊些什么,她的身子微微蜷缩,靠在上官秀的怀中,问道:“阿秀,贝萨人喊的是什么?”

上官秀死死抓着战马的缰绳,目光专注地看着前方,在唐凌的耳边低声说道:“在祝风国的皇帝和风国的上官秀,能早结良缘,早生贵子!”

很难想象,在这么紧张又危急的时刻,上官秀还能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唐凌玉面绯红,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看不出上官秀的伤有多重,但上官秀的玩笑,却让她紧张的心情快速平复下来。

两人同乘一骑的速度,自然比不过贝萨军单人单骑的速度。

大概只跑出六七里地,后面的贝萨骑兵便追了上来。大队的骑兵一分为二,由上官秀和唐凌的两边绕行过去,紧接着,两边的骑兵不断的向他二人靠拢过来。

上官秀低声说了一句:“香儿抱紧我!”他单手抓着缰绳,另只手臂向外一甩,掌中多出一把三尖两刃刀。上官秀大吼道:“不杀死的,就尽管来吧!”说话之间,三尖两刃刀横扫而出。

由他右手边靠拢过来的那两名骑兵,连怎么回事都没看清楚,便被横扫过来的刀锋拦腰切过。

噗、噗!二人的上半截身子坠下奔驰的战马,下半截身子还坐在马背上。上官秀片刻都未停顿,长刀一转,向一侧靠拢过来的贝萨军猛刺过去。

那名贝萨军倒是想格挡,可上官秀的刀太快,他格挡的动作才刚刚做出来,三尖两刃刀的锋芒已然没入他的胸膛。“啊――”贝萨骑兵惨叫着翻下战马。

在上官秀奋力砍杀左右的敌军时,越过他,跑到前面的贝萨骑兵们已然调转回头,迎向他和唐凌,直冲冲地撞了过来。上官秀深吸口气,灵刀向前挥舞,十字交叉斩施放出去。

迎面而来的骑兵两两一排,在十字交叉斩的风刃之下,十多名骑兵被连人带马的绞碎,空中爆出一长串的血雾。

唐凌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就见迎面而来的贝萨骑兵支离破碎,好像空中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把他们撕开。

血雾迎面扑来,像雨点似的落在她的脸上、身上,只眨眼的工夫,唐凌的小脸变成了红色,她的衣服也被染得通红。

没等她回过神来,前方又奔跑过来无数的贝萨骑兵,那些骑士们瞪着血红的眼睛,五官因扭曲而变得狰狞,仿佛吃人的魔鬼,手中提着的骑士长枪,闪现出刺眼的寒光。

对方越来越近,唐凌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有那么一刻,她感觉对方的长枪就快要刺穿自己的胸膛了。

但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身子反而变得轻飘飘的,她缓缓睁开眼睛,猛然发现,自己已不是坐在马背上,而是腾空而起,飞在半空中。

一只并不粗壮,但却强而有力的手臂紧紧环住她的腰身。

她侧头看着抱着自己展翅飞翔的上官秀,他绝非她所见过的最俊美的男子,而且他的脸上还覆盖着灵铠,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上去如同带着一副可怕的鬼面,但此时此刻的他,在唐凌的眼中就是俊美的让她移不开视线,俊美的令她感到炫目。

长刀所指,所向披靡。

三尖两刃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的寒光,迎面而来的贝萨骑兵,纷纷血溅三尺,栽下战马。唐凌的两只小手紧紧抱住上官秀,时而把小脸埋进他的怀中,时而又向外看看。

耳边风声的呼啸和贝萨骑兵的惨叫,交织在一起,编成一首死亡之曲。

不知过了多久,唐凌感觉自己终于从空中落了下来,她挑起眼帘,定睛再看,她和上官秀又重新坐到一匹战马上,继续向前奔驰。

回头瞧瞧,后方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全是贝萨骑兵的尸体。人的尸体和战马的尸体混在一起,在地面上铺了好长的一层,血流成河。

她不知道上官秀刚才杀了多少人,但通过仅存一些骑兵眼中的恐惧,她能看得出来,这支贝萨骑兵已然被他吓破了胆。

但目光越过那些骑兵,继续向后看,后方尘土飞扬,卷起好高,如同刮起了一面飓风,唐凌明白,那是贝萨军的主力追赶上来了。

她下意识的把上官秀的身子抱紧。似乎感受到她的紧张,上官秀嗓音沙哑地低声说道:“有我在这!”

只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唐凌缩紧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她看着上官秀的眼睛,看着其中闪现出来的坚定的目光,她的小脸慢慢贴到他的胸前。

上官秀现在已无从辨别方向,确切的说,他的意识早已开始模糊,现在他的头脑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他绝不能倒下,他必须得带着唐凌,甩开贝萨军的追杀,也正是因为有这个信念在支撑,他才没有倒下,还能继续战斗下去。

远远的,望到斜前方有片辽阔的树林,上官秀想都没想,拨转马头,跑下道路,直奔树林的方向冲去。后面的追兵显然也清楚,一旦让他二人跑进林子里,再想抓捕他俩,可就如同大海捞针了。

后面的贝萨追兵紧跟着纷纷下了官道。如果说刚才他们还想抓活口,有手下留情,那么现在,他们是真的下了死手。贝萨骑兵纷纷放下骑士长枪,把背后背着的火铳摘了下来,人们纷纷扣动火铳的扳机,向上官秀和唐凌展开齐射。

上官秀背后的羽翼向前包裹,护住唐凌不被流弹打伤,至于他自己,已把后背全部让给了贝萨人,随便他们去打了。

弹丸击打在他背后的灵铠,先是把灵铠击裂,然后再把灵铠一点点的打碎……

当上官秀和唐凌策马跑到树林近前的时候,后面的火铳射击声更加密集,他二人的胯下马也未能幸免,被铺天盖地射来的弹丸打的血肉模糊,轰然倒地。

上官秀早有准备,抱起唐凌,向前蹿出。

他用羽翼保住唐凌,向前翻滚,而后抱起她,从地上一跃而起,快如流星似的,闪入树林之内。

这一大片的山林,是树连着山,山连着林,进入其中,天空完全被遮挡,没有参照物,也无从辨别方向,上官秀抱着唐凌,只能盲目的树林深处奔跑。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穿过一大片的林子,再往前看,前方出现一座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连绵山脉,上官秀想也没想,将唐凌背在自己的身后,跑到山坡近前,他手脚并用,快速地向上攀爬。

这段山坡不算陡峭,他爬上去也很轻松,上了山顶,向另一侧观瞧,是一面几乎直上直下的悬崖峭壁。

上官秀探头向下望了望,下面深不见底,他略微扫视了两眼,回手抱紧唐凌,连犹豫都未犹豫,从山顶上直接跳了下去。

唐凌忍不住惊叫一声,眼睛闭得紧紧的,双臂死死环住上官秀的脖颈。在上官秀和唐凌马上要坠入悬崖底部的时候,上官秀空出一只手来,向外一挥,数根银线弹射出去,缠在附近树木的树干上。

受银线的拉扯之力,他二人的身形由下坠变成贴着地面滑行,顺势进了林子。如果追兵只是普通人,上官秀带着唐凌跑出这么远,处境已是相对安全了,对方想追上来,得花费不少的时间。

但贝萨军里有不少的修灵者,悬崖峭壁,密林草藤,阻挡不了修灵者的追踪,上官秀现在仍不敢停下来。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怎么走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预约挂号
安顺好的癫痫中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那家最好
深圳那个医院看妇科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