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问道证途 第26章 地狱恶魔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3:53

问道证途 第26章 地狱恶魔

“今日之事纯属误会,林会长这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你说是也不是”方天赐面露小心之色开口说道

毕竟是夜冥国皇子,更是这次事情的带头人,更何况自己人数占多这才有了一丝底气,毕竟罪不责众,他不相信这林颂能将他们怎么样。

“哈哈,方皇子说的是,我这商会刚成立也不想见太多血,不然诸位就在自家门徒面前自断一臂,此事就此揭过如何?”林颂哈哈笑道,响指一打,外围的火海瞬间消失。

众人见这年轻人如此狂妄顿时怒火中烧,在自家门徒面前被这没头没脸的年轻人逼的自断一臂,此事若传出去他们那还有脸面执掌宗廷,他们自然不会轻易屈服。

“林会长做事就一线日后好相见”

面对这月合会长狂妄的嘴脸,贵为一国下任继承人的他向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受过这等气,在他后面更有近三万人作为后盾,,加上外面的火海已消自己的大批部队正在不断的打击着这阵法结界,这让他还是有些底气的,若不是见这少年有大用处,早就动手杀了。

收回控制火海的灵力,林颂瞬间精神好了不少,更在星骨提供的异常强大的恢复能力下,迅速恢复,神情更是变得轻松而又镇定。

指凝明焰脸上带着不屑的看着方天赐

“看来方公子是铁了心要和我月合商会做对了”

不等对方开口说一些什么火球便弹向了方天赐。

只是瞬息之间方天赐根本来不及反应,火焰虽烧遍方天赐半臂,却怎么也扑不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臂肉化水,骨化灰,炙心的疼痛让方天赐的痛苦呻吟声穿进在场的每个人眼里

虽然近年来方天赐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但能成为夜冥皇当年最宠爱的子嗣并封太子之位与其实力密不可分,即便在断流大陆之中其实力也是公认的前十,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强悍的存在却在这名少年面前没有丝毫反抗能力,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他们根本无法适应。

“这只是你带头挑衅月合商会的惩罚而已”

没有丝毫情感波动的话语与做法让在场众人毛骨悚然,不仅仅是那些动月合商会心思的人,更有月合学院的各位长老以及此时同一战线的却为数不多的各国宗门。

林颂的掌心呈现出肉眼可见的力量,似乎天地之间的正给林颂提供着需要力量,充满天地奥义的灵气让在场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纷纷涌起一个境界化灵境。

断流古书之中记载,未达化灵境界的炼武者即便化形可以只能驱使自身力,能够牵动天地力量的只有化灵之上的武者,而这是的武者已然不是人更趋向于神的存在,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早已消失的境界竟然会重出于世,而对方更是如此年轻的少年,对于月合商会所说丹药与武具为这名少年所炼制的说法他们已经不得不相信了,敢问如今的断流大陆除了面前这名少年拥有化灵境实力还有谁能拥有。

灵力在林颂手中幻化成方天赐的模样,轻轻一抖,随着方天赐撕心裂肺的呻吟,林颂手中的方天赐消失不见。

林颂这才缓缓开口“这是对于你动了不该动的人的一点教训,庆幸今天吧”

在林颂的刻意控制之下方天赐并没有晕厥,而是承受着痛苦在地上吐着鲜血。

他们知道如果不是林颂之前说的不想见太多血这方天赐恐怕必将命丧于此,而口吐鲜血的方天赐更是没有人敢去搀扶,治疗,本就是临时组起的乌合之众,面对如此强者自然没有人愿意当这出头鸟。

“诸位请吧,如果我出手怕诸位会有些疼”

不知何时已经坐下的林颂正喝着茶水笑吟吟的说道

本绝世的容颜此时在众人眼中犹如一只嗜血的恶魔

一声剑鸣向林颂刺来,结伴而起的更是大半武者操使各式武具向林颂袭来,有人被林颂震慑,自然就会有人不服,霎时间会场之内杀气腾腾。

看着袭来的众人,眼露凶狠,手中的茶杯已被林颂捏成粉末,会场之内空气骤凝

“聒噪”

随着话落下袭来的众人犹如泰岳压顶纷纷跪下痛苦撑地,口吐鲜血,而手臂处更是出现了那凝聚天地灵力的火焰

问道证途  第26章 地狱恶魔

,顿时间哀嚎遍野鲜血遍地,让会场之内犹如无间地狱一般。

这时他们才意识他们所招惹的不是人而是地狱来的魔鬼。

哀嚎渐止整个会场陷入了沉默之中,就连结界外看着会场内所发生的一切的军队都停止了攻击。

约摸一盏茶时间一声伴随液体涌出的剑鸣打破的沉寂,而这声音却犹如落入海中的巨大陨石霎时间翻起滔天巨浪,会场之内,满地断臂鲜血四溢。

这一幕自然也被那些被保护起来的人看在眼里有人冷漠,有人作呕,就连站在林颂阵营的各位长老也纷纷开始替他们向林颂求情起来。

而林颂犹如没有听见一般直到最后一声落下林颂才睁开双眼笑吟吟的看着楚小相拱手开口道:

“有劳十长老带他们去把手接上”

这一看可把楚小相看的心里直发毛,那张人畜无害的绝世容颜下其手段却如地狱恶魔一般凶狠,生怕因为自己做的事把他的手也溶了,哪还敢多说什么立马带上几人将场内武者带离。

“外面的各位将士,还请速速离去,你们的宗主国主治疗之后便会送还回去,如若还想打什么心思,接下来就不去断手就可以解决的”

一声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月合学院,各宗各国将士早已看的心里发麻哪里还敢多做停留,纷纷撤去。

约摸一个时辰整个会场才整顿完毕,林颂这才让保护在结界之内的众人从新踏入会场,近三万人所在的会场此时却安静的犹如无人之境。

“让诸位来宾受惊了,稍后将由副会长给诸位公布下一次丹药拍卖时间,还请留意,在下身体不适先行告退,照顾不周还请诸位见谅”

林颂向在场来宾拱手歉意道,又向大长老等人拱手表达谢意之后这才离去。

大长老等人看着林颂离开的背影心情复杂不知是喜是悲,更不知道他们带来的是断流之福还是断流之祸。

信阳治疗妇科费用
信阳治疗妇科医院
信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信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