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四十七章 心灵的战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35:11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四十七章 心灵的战场

有人来过,又走了。

列萨托斯神情凝重,魔争霸的参与者们精力都集中在嘉兰诺德与东南联盟的初战,试图从中寻找可摄取的利益,但是他却把目光放在萨拉弗以外,因为他发现有新的窥探者。

魔在萨拉弗铺展地并不完美,第三代魔法女神的魔也会有遍及不到之处,留下死魔区或乱魔区,更别提列萨托斯这个拙略的模仿者。但即使如此,也赋予金龙许多便利。他在物质位面外缘的低层魔发现有人侵入过,时间大概是曦光会议召开的时候。

来者不是法师,至少不是依靠魔施法的纯粹法师,他依靠和墨瑟巨蛇一样的庞大精神力直接进入魔,仿佛进入宝库的强盗般傲然地巡视一圈,似乎没什么发现就走了,列萨托斯直觉对方是在找自己——魔的掌控者。

如果猜想成立,那这又是个对计划知情的变数。阿斯摩蒂尔斯不说绝密吗,怎么到处是窟窿。

所以他这些日子在掌控的前三层魔中广布眼线,等待对方。几个月后终于等到了,侵入者和上次一样进入魔,列萨托斯利用主场优势小心翼翼保持距离观察,却心情沉重——对方的精神力极为强大,甚至超过了自己或者朵高索斯。

这样的实力在多元宇宙中必然不是无名之辈,但可能性太多,他最怕咒文之心的魔法神系神祇发现,那计划很可能崩盘。眼下对方还在外围,列萨托斯信息不足,胜算更小。思虑之后他决定把对方引进萨拉弗,曦光协定上明确要求所有参与者联手消灭之后的异界来客,以保持魔的隐秘与竞赛的进行。这是列萨托斯早早埋好的伏笔。

他向前行进想要和对方碰一下,但是在他动作之前,对方先有了异动。他从魔中抽取能量,列萨托斯愕然,对方使用的是标准法术,从强度和频率来看,似乎是在和谁恶斗。金龙退下来仔细观察,同时通知弗拉米尔从半位面的探知间搜索萨拉弗外围。捡便宜的渔翁谁都愿意做,能和入侵者恶斗,另一个家伙一定也很厉害,列萨托斯静静等待时机。

但对方不久后就撤出魔,不知所踪,让金龙好失望。

“有发现吗?”位于奥法长歌的列萨托斯问他的仆人。

“没,”半位面内的魔眼回答,“探知间只能探测半位面这个方位的星界,相对萨拉弗太小了。”

头疼啊头疼,列萨托斯心情不好呲呲牙。和所有守序阵营一样,他厌恶不受控制的无序事态,变数和突发性的情绪都会扰乱现有计划。当初来提雅森林,他采取抽丝剥茧的手段消磨尼埃隆,现在用魔王争霸压制三个外来者。四个棋手、九颗宝石以及未来更多的萨拉弗种族,如果再加上两个极端武力的个体,金龙要维持计划进行真是心力憔悴。

他耷拉着翅膀和尾巴疲惫地飞下塔顶,然后进入会客的时候心低哀嚎一声,这还有个更难缠的家伙。

伊拉督尼坐在椅子上,伊狄摩丝那个分身已经暴露在阳光下,所以这次来的是个陌生男性,一个阴柔的妖魅美男,用仿佛法师看见耐瑟卷轴一般的狂热眼神瞪着金龙,眸子里的热烈快要喷涌出来。

“你他娘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一秒,我就炸了你的分身!”

像是女性多过男性的伊拉督尼站起来高声说:“我爱死你了列萨托斯!欢迎走入邪恶的永恒殿堂!”

又来了,这家伙隔一段时间就来进行“心理辅导”,死活要完成九狱之主未竞的堕落事业。“烦不烦,你是灵吸怪不是巴特祖,干嘛总对地狱的业务指标这么上心。我不会堕落的。”

媚眼一抛,伊拉督尼腻声说:“你可以抱着原力的大腿而不落水,但你的学生已经一条腿踏进河里了。”

列萨托斯缓缓转过头,眼睛还半睁着

,却散出威凛的气势。“她有善良的本性。”

“善良?当然!”灵吸怪张开双臂在踱来踱去,“从狭隘的种族主义来说,她善良极了!为了让提雅减少战败的风险,她对一个小村灭口!当我站在被河水泡得发胀的浮尸中央,真是感觉心旷神怡,杀戮不一定是邪恶,却是堕落的开端。”

金龙的尾巴摆动一下,伊拉督尼连忙说:“哈哈,我可从没对你的精灵学生下过暗示或者其他灵能,你可以去检查。”

“在成为真正的王者之前,她需要学会取舍。”

“你在被鲜血浸泡的残杀土壤里埋下怀有憎恨的种子,却指望长出纯善的花朵?”伊拉督尼邪笑着瞪大眼。

“你到底想说什么?”

“给你简单预测一下未来而已,列萨托斯。当她发现暴力的手段直接有效,而敌人缺少对抗的能力,杀戮和权力就会让人上瘾的。她将越来越冷酷孤僻,若干年后,萨拉弗会出现一位铁血荆棘女王,这个名号怎么样?当然,如果就此成为邪恶阵营拥趸,我会万分欣慰。但是问题在于她的思想和行为已经产生矛盾了,以提雅现有的德鲁伊教义来讲,她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平衡与进化的自然程序。这是现实与信仰、政治与神权矛盾的初级体现。日后政教合一的国家将因此动摇,她的理念也会变化,而据我估计,目前嘉兰诺德女王已经朝着混乱阵营偏斜了。善恶拉锯是你我的游戏,但是如果从秩序走入混乱……咱俩都可以去死了。”

……

“说完了?”让灵吸怪讶异的是,金龙并未表现出愤怒或者震惊。

列萨托斯站起来,庞大的身躯带来压迫感。“你的把戏就这样了?说什么权力与杀戮会让人上瘾,别以为你用森林内的分身对德鲁希丽雅产生心理影响我不知道!那几个骑兵是在怎么从包围圈里逃掉,你以为我对你的可笑安排一无所知!”

轰然的咆哮让伊拉督尼倒退几步,脸现惊愕。

“利用语言和事态的变化引导她走向歪路,这当然不用灵能,也查不出来,你自以为做的完美无缺。但是你小看人心崇善的引力,我的学生我了解,她会做出怎样的抉择我也完全知道,你的可以造成迷惑,却无法引向堕落!你不能拉我下水,在我学生的心灵战场上也赢不了!”

伊拉督尼操控的男人收起全部表情,坐回椅子上:“我要承认,你对心理侧写与心理引导的本事远超从前,以阿塔斯时期的旧眼光看待是我的失误。德鲁希丽雅以后的事情既然被看破那就没意思了,以后我不插手。还有,今天来这我是要完成本职工作的。”

金龙斜眼蔑视地说:“你的本职工作不就是三天两头恶心我吗?”

“宝石。”

“哦你要把魔宝石送给我,那感情好啊。”列萨托斯趴在地上,慵懒地说。

“少跟我装傻充愣,所有人都被你抛出的魔宝石骗过,没人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是位面结晶!我找到第二块了。”

列萨托斯正色:“在哪?”

“只是一些线索,矮人手上也有一颗足够大的位面结晶,五千年前他们曾经把它展示过,因此留下记录,但是现在在哪个矮人氏族需要你自己查了,可别被人捷足先登……”

金龙知道灵吸怪最后一句指的是魔像大师凯欧格雷,本位面没有侏儒,他选择矮人发展构装技术或者进一步的魔导技术很正常。

伊拉督尼起身离开,走之前突然回头问:“还有一件事,你教给精灵的德鲁伊教义是经过歪曲修改的,现在又有那颗树,早晚会被引回西凡纳斯的理论。到时候你恐怕会失去对提雅的掌控,你估计有多长时间?”

“问这个干什么。”

“配合你的计划进度啊。”

列萨托斯沉吟,“如果是人类,只需要几代人,一百年就能产生思想裂隙。但是经历寿命长,加上德鲁希丽雅的威望,出现动摇怎么也是五百年之后了。”

灵吸怪点点头,转身飘然而去,留下淡淡的回音,“那就好,反正萨拉弗没有五百年可活了……“rs

沧州男科医院
西藏治疗妇科医院
武威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沧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西藏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